沃森生物信了因果报应

  • A+
所属分类:篮球博物馆

“你们把我们这些炒股票的当傻子吗?你看看万泰生物值多少钱,你竟然卖得那么低!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你们对二级市场股东有没有基本尊重?”

“如果你们问心无愧的话,应该先停牌?”

“建议上市公司可以考虑更换管理层。”

……

这个周末,700亿市值的沃森生物过得不平静,不仅被机构炮轰,还收到监管的问询函,刚刚,它终于相信了因果报应。

沃森生物被指贱卖资产,电话会议炸锅

事情是这样的。传说沃森生物周末开了一个电话会议,涉及转让子公司股权的事项,股东反应激烈,每个问题都很火爆。

开头的对话就来自这次电话会议。

12月4日,沃森生物公告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润泽”)32.60%股权,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可权,交易完成后沃森生物持有上海泽润28.5%的股权(此前为67.8%),上海泽润将不再是沃森生物的控股子公司。

资料显示,上海泽润成立于2003年,公司于2013年完成与沃森生物整合,成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

上海泽润主要从事新型重组疫苗的开发,主要包括二价和九价HPV疫苗,重组肠道病毒71型(EV71)病毒样颗粒疫苗等。

根据沃森生物此前公告,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于4月完成了Ⅲ期临床研究,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于6月获得受理。此外,上海泽润九价HPV疫苗也已启动临床试验。

12月5日,沃森召开电话会议,董事长李云春、副董事长黄镇、沃森生物董事/副总裁/上海泽润CEO章建康等高管参加了会议。

在二价HPV即将上市和九价HPV即将III期临床的时候,沃森突然“贱卖”上海润泽的股权。对此,各大机构投资者们纷纷表示不可思议。

机构们认为,相比于目前A股万泰生物(拥有唯一一个国产二价HPV疫苗批件)将近800亿的估值,沃森生物此次出售上海泽润股权时对应的上海泽润估值仅35亿元,是名副其实的“贱卖”资产,何况是在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已经报产,有望获批的关口上。

而沃森生物则在电话会中进行了解释,公司董事长李云春解释称,本次是上市公司主动出售上海泽润股份,考虑到原先上海泽润的二价、九价HPV疫苗在国产中进度均在第一梯队,但现在二价已落后于万泰生物,九价进度也出现掉队,整体进度不及预期且市场竞争激烈,沃森生物未来希望给上海泽润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公司希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艾博生物的mRNA疫苗(mRNA疫苗新冠疫苗与mRNA带状疱疹疫苗)上去。

据西南证券8月24日的研报,目前国内二价HPV疫苗渗透率低,仅为0.26%,市场发展空间较大。沃森生物二价HPV疫苗于2020年6月申请报产,预计2021年上市。目前国内二价HPV疫苗市场由万泰生物和GSK占据,其中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采用2针接种法,沃森生物也完成了两针法临床试验,未来也将获批两针法接种程序,而GSK公司仍采用3针接种法,考虑到GSK的二价HPV疫苗价格较高,接种程序相较复杂,预计公司HPV疫苗将具有较好的竞争优势。

而投资人显然对李云春的说法并不买账。

有投资者在电话会议中质疑称,既然看好艾博生物,那么上市公司为何未参与艾博生物最近的新一轮融资,并且既然希望给上海泽润更大的发展空间,沃森生物的平台显然没有问题,那么是不是可以上市公司管理层的能力问题?

对此李云春则回应:“你可以质疑我的能力,但不能质疑我的人品。”

不过,从过往销售来看,随着默沙东的四价、九价HPV疫苗上市,即便是进口的GSK二价HPV疫苗在国内也确实是销售不佳,上海泽润的二价HPV疫苗未来能在市场上有多少销售表现也是未知数,而万泰生物主要的营收则来源于其体外诊断业务,考虑到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存在估值差,沃森生物本次出售上海泽润到底算不算“贱卖”大概也是难以说得清了。

但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沃森生物从此便少了一个“HPV疫苗”的火爆概念,究竟是不是贱卖,真的重要吗?

接盘方是谁?

12月6日下午,深交所向沃森生物发出关注函,对上述交易中的核心事项予以关注。

主要涉及7个问题,先浏览一下:

1.接盘方背景?是否专为此次收购而来?

2.公司与上海泽润管理团队之间是否存在因股权激励不足影响发展的问题?

3.HPV疫苗此前投入是否合理?预计后续还需大额投资有何依据?

4.出售后依然是二股东,只留一个董事席位合适么?

5.之前上海泽润使用募投资金效果如何?是否还有别的资金往来?

6.是否为了满足股权激励要求而调节利润?

7.董事会成员尽责了么?

在业内人士看来,深交所关注的都是此次交易的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沃森的股权极度分散。今年以来,董事长李云春的持股比例已从5.28降至3.13%;董事刘俊辉以4.89%的股权成为最大个人股东;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97%,所有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

泽润股权被转让方淄博韵泽和永修观由公司背后都出现了同一个大股东——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该公司持有永修观由超过32%的股权,并通过旗下投资公司西安泰明间接持股了淄博韵泽99.9%的股权;杭州泰格还是泽润的现有股东,持股比例2.548%。此外,该公司还投资了沃森生物mRNA新冠疫苗的合作伙伴苏州艾博。

通过进一步查询,根据《第一财经》,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上市公司泰格医药,持股比例达99.958%,泰格医药截至12月4日市值超过1100亿元。12月4日收盘,该公司A股股价大涨超过6%,并且连续上涨6个交易日。今年以来,泰格医药股价实现翻番。自11月25日以来,摩根大通和NINETYONE UK LIMITED公司分别减持该公司股票50.9万股和11.19万股。

第一财经记者还注意到,沃森生物2018年6月转让嘉和生物控股权和12月4日拟转让泽润控股权,两次资本市场操作背后都有泰格医药的身影。2018年的股权转让中,沃森生物公告信息显示,观由兴沃和泰格盈科拟合计以整体31亿元的估值向嘉和生物增资3.7亿元。这两家投资基金背后的股东同样是泰格医药旗下实际全资控制的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

嘉和生物主营业务为单克隆抗体,当时被视为沃森“大生物战略”的核心资产,沃森生物毅然将其拱手让人的做法也让投资人颇为不满。投资人质问这一选择是“主动还是被动”?当时沃森生物回应称:“这不是个被动的选择,这一次是我们主动的选择,是基于沃森自身发展与嘉和生物经营环境的谨慎考虑。”

对嘉和生物股权的转让,被视为沃森生物“大生物”战略梦想的一次重挫。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短短的两年半后,似曾相识的股权转让操作又一次在市场上重现,不仅背后涉及的是同一个投资人,而且沃森生物的回应也是惊人的一致。

12月5日,针对有投资者问道“你们是主动卖泽润还是泽润管理层逼迫你们卖的?”沃森董事长李云春表示:“我们不存在被动的,是我们主动的。二价和九价(HPV)如果我们要继续研究加大产业化,就现在国内和国际的竞争格局来看,我们最少还要投10亿至15亿,才可以让这两个项目顺利下去,我们确实有一定压力。”

是否被贱卖?

在众说纷纭中,沃森生物为什么卖掉上海泽润,成为一个争议点。

12月4日,沃森生物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股权转让后,公司将集中力量推进13价肺炎结合疫苗重磅产品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拓展,将公司重磅疫苗产品的先发优势转化为持续胜势。另一方面公司将更加专注于已布局的mRNA和腺病毒载体等技术平台的构建及其新产品的开发,持续保持公司在新型疫苗产品研发和产业化方面的优势。

沃森生物还称,此次股权转让将促进上海泽润的相对独立发展,有利于上海泽润建立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化解因发展所需资源投入不到位、人才流失等因素导致的经营风险,有效保障投资人和合作伙伴的利益,“本次股权转让后,公司仍作为上海泽润的重要股东,将充分利用在疫苗产业化方面的优势和能力,继续支持上海泽润的发展,为投资人创造价值。”

而针对HPV疫苗的市场,12月5日,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在一场电话会议中回复投资者称,“两价和九价HPV疫苗持续研究和产业化尚需至少10亿至15亿元投入”,“2价HPV疫苗更多是公益性质、9价疫苗上市几年后竞争激烈”。

数据显示,上海泽润近年来大额研发投入下,公司连续亏损且现金流逐渐紧张。

2019年,上海泽润实现营业总收入763.54万元,营业利润-4743.22万元,净利润-4732.4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5.01万元。2020年1-6月,上海泽润实现营业总收入109.05万元,营业利润-1115.83万元,净利润-1115.8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43.94万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上海泽润的资产总额为11.27亿元,净资产为6亿元。

此次交易还将改善沃森生物的现金流。沃森生物称,在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将获得11.4亿元股权转让款,将主要用于公司生产经营、新产品和新技术的研发和引进、国内和国际市场拓展等公司重点业务。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本次交易公司预计将产生净利润约11.8亿元-12.8亿元。

事实上,HPV疫苗一直十分紧缺。今年4月,万泰生物旗下的厦门万泰研发成功的二价预防性HPV疫苗拿到批签发证明,意味着国产宫颈癌疫苗可正式进入市场流通环节,引起市场震动。

也是在4月,万泰生物成功上市,今年8月总市值曾突破1200亿元。当时有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HPV疫苗市场规模可达1200万剂,销售约130亿元,市场潜力巨大。

值得一提的是,沃森生物很早就在为HPV疫苗的生产做准备。2018年2月,位于云南玉溪,沃森生物新型宫颈癌疫苗产业化基地项目竣工,当时沃森生物的高管还表示,“我们正在以开发新型宫颈癌疫苗为首要任务“,“新厂房顺利建成,二价宫颈癌疫苗将实现年产1500万支的目标”。

根据沃森生物披露,该生产厂房不仅符合国内GMP标准,也是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专项资助下按WHO-PQ标准进行设计施工,未来可以帮助二价HPV疫苗更快的通过WHO-PQ认证,为全球市场供货。

目前,中国及海外市场只有三家企业能够供应HPV疫苗,其中包括美国默沙东于2006年6月推出的全球首个预防宫颈癌的四价HPV疫苗和在2014年推出的九价HPV疫苗。这两种疫苗相继在2017年、2018年在中国获批上市,此外,2016年7月,葛兰素史克2009年推出的二价HPV疫苗进入中国市场。

今年6月以来,沃森生物股价同样水涨船高,7月时沃森生物总市值突破1000亿元,可见市场对于沃森生物的期待。

数据显示,今年8月5日,沃森生物总市值达到顶峰,超过1400亿元。此后股价不断下滑。截至12月4日收盘,沃森生物收盘价报45.66元/股,对应总市值704.74亿元。

这意味着,4个月的时间,沃森生物市值已经惨遭腰斩。而截至2020年9月底,沃森生物的股东总户数有11.9万户。

按照12月5日李云春对投资者的答复,mRNA技术线路的新冠疫苗和带状疱疹疫苗一旦做成,价值并不低于HPV疫苗。

虽然有了新的方向, 而此次转让的上海泽润股权,也被投资者认为是“卖掉了一个万泰生物”。

不过面对周末如此强烈反应,今晨,沃森生物公告——

暂不将《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议案》提交公司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公司仍将一如既往的推进上海泽润产品研发及产业化进程,在取得更加广泛认同的基础上,制定并推出契合公司战略及上海泽润长期发展的规划方案,保障其可持续发展。

只是,投资者已经开始持怀疑态度,刚刚,沃森生物低开17.81%,成交额6.74亿元,总市值仅剩579.3亿。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界面新闻、第一财经、新京报等

(原标题:沃森生物信了因果报应)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